G20对非洲贸易有何影响?独家分析

 In 分析, 资料图

睿纳新信息图表系列

贸易总是在变化。这就是现实。根据经济学理论,总有一些国家或地区在生产某些产品方面比其他国家或地区具有成本和效率方面的优势。这些国家对其他国家出口更多的产品,而其他国家将从这些国家购买产品。这些优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但贸易对发展的重要性也是一个事实。一些国家,如中国、韩国、泰国和阿联酋,已经创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并通过围绕贸易的政策显著地减少了贫困。

在睿纳新,我们的客户经常询问我们与中国的贸易情况,这在任何国家或企业的发展战略中都越来越重要。然而,中国的贸易模式存在于其他全球驱动因素和模式之中。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接下来一系列信息图表中,我们决定探索一个从未在任何地方分析过的数据集……非洲和一些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即G20二十国集团——之间的贸易模式。

这一独家数据分析对于即将于6月28日至29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以及6月27日至29日在中国长沙举行的首届中非贸易博览会也具有重要意义。后者代表着中国对非洲产品开放边境的新热情。我们将会回到这一点。现在,先简要介绍一下G20的历史和背景……

何谓G20,而他们为何重要?

受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刺激后,19个国家和一个地区(欧盟)的政府从1999年开始定期举行会议,讨论和协调其内部金融和经济政策,以期对其他国家起到稳定、积极影响。这20个国家加起来占世界人口的65%,经济总量的84%,以及碳排放总量的79%。随着时间的推移,G20已开始就其它类型的政策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进行协调。例如,自2009年英国担任主席国以来,G20已就气候融资达成初步协议。这对联合国谈判起到了帮助。2016年,中国主席还就G20如何直接支持非洲国家工业化展开讨论。

然而,到目前为止,G20尚未就贸易模式如何影响非洲经济和发展潜力以及它们能提供什么解决方案进行集体审议。

所以,我们扛起了这项任务,而这是我们发现的5个大标题:

  1. G20占与非洲贸易的绝大部分,但贸易规模却很小

中国是大多数非洲国家最大的双边贸易伙伴,仅次于欧盟。中国(22%)和欧盟(33%)也是G20中最大的非洲产品进口国/区。

然而,G20平均只有3%的进口产品来自非洲。

2. 少数国家主导着非洲的对G20出口

如果说非洲整体而言与G20的贸易是有限的,那么对大多数个别非洲国家来说,贸易更是有限。有29个非洲国家对G20的出口比例根本不及非洲总出口量的1%,其中包括卢旺达、塞拉利昂、塞内加尔和莱索托等拥有大规模工业计划的国家。就连自2012年以来以提升制造业和出口潜力而闻名的埃塞俄比亚,对G20的出口也不到非洲的2%。

相比之下,那些对G20出口份额较大的国家拥有大量的石油、矿产和其他自然资源(如尼日利亚)。

这种“开采性模式”并不仅限于中国。只有16个非洲国家与G20中50%或更多的国家拥有贸易顺差(即对G20国家的出口大于进口)。

3. 绝大多数非洲国家对G20国家存在总体贸易逆差 

平均每1美元的非洲对G20国家出口,1.4美元就会因G20对非洲出口而回到G20。这一平均水平掩盖了G20内部以及个别非洲国家的巨大差异。

结果呢?在所有G20成员国中,只有墨西哥对超过50%的非洲国家存在贸易逆差(即墨西哥的自非洲进口大于出口)。

4. G20自非洲的进口大多在上升,但起点和当前依然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对于大多数G20国家来说,它们自非洲国家的进口总体上一直在增长。其中一些下降现象可能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有关,原因是时机因素。中国的情况属于这一总体上升趋势,这很重要,也意义深远——因为中国市场巨大,而且正在快速增长。有迹象表明,中国正在使与非洲国家的贸易多样化。然而,整体而言,G20自非洲以外进口的商品总量仍然是自非洲大陆进口商品总量的36倍。

有趣的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中国和美国自2000年以来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当时,它们从非洲以外地区进口的商品都是非洲的43倍。现在,中国自非洲以外地区进口的商品比例是非洲22倍,而美国的则是非洲的70倍。G20内部的变化似乎不平衡,也不协调。

5. G20对规模更大、工业化程度更高、增长更快的非洲国家的出口比例,高于从这些国家进口或对较贫穷国家出口的比例。

这最后一项发现至关重要,因为它标示着结构性挑战。它意味着,即使非洲国家内部有所改善,并发展经济理论提出所谓的“比较优势”——例如,在劳动力方面,非洲拥有庞大的青年人口,但目前的趋势表明,非洲国家可能只会从G20和其它较富裕国家进口越来越多的产品。我们还没有看到——而且几乎没有证据表示我们将看到——非洲国家从净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

即使像埃及这样一个拥有大量高产和优质农产品、强大制造业、高科技解决方案和服务的国家,自G20国家的进口也超过了出口。事实上,在所有55个非洲国家当中,埃及绝对贸易逆差最大。

这一切真的是个问题吗?

与上述发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经济学理论认为,未来的贸易应以非洲为中心,而不是G20国家或世界其它地区。为什么?在过去的40年里,由于大量廉价劳动力和小农等经济优势,中国已经采取了巨大的举措将自己牢牢地置于世界贸易的中心,同时爬上价值链,从出口原始农业和其他自然资源到制成品和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产品的出口。2016年,中国出口总额占世界的13.8%。以达到此数额,中国采取了积极的国内政策,如设立经济特区、对生产提供直接和间接补贴、保护市场(或“进口替代”)等。

但中国也得到了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支持。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最富裕的国家放开关税壁垒,将生产转移到中国,并不顾合资企业等有争议的政策,在中国投资。麦肯锡的一项指数显示,全球对中国的敞口从2000年的0.4升至2017年的1.2。

中国看到了自身增长和转型的潜力。其他国家也都看到了这一点。

世界上现在对于非洲的增长和转型潜力的舆论与日俱增。非洲拥有与中国相同的经济优势。廉价劳动力、数百万小农、日益健康的人口等等。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中国的工厂应该开始向非洲国家转移。

此外,非洲的55个国家刚刚共同创建了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AfCFTA (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協定))有望开启区域内贸易以及新的出口通道。

此外,非洲国家一直在开放其商业环境,建设工业区和基础设施以吸引投资。联合国贸发会议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目前非洲有237多个工业区和工业园。事实上,G20的许多援助计划现在就是为了支持这些努力而制定的。这些计划被称为“贸易便利化”或“贸易援助”计划。

相比之下,自2001年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启动以来,与非洲国家贸易的全球政策环境几乎没有改变。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优惠贸易协定被用作政治工具而不是推动者,或者由于对农业和增值产品使用非关税壁垒而被忽视,这导致情况甚至在恶化。

G20能够做些什么?

我们的独家分析显示,毫无疑问的,G20拥有除贸易援助计划之外的最大杠杆,以支持非洲可持续性地进入全球供应链并向上游转移,最终在贸易中分得更大的份额。这就需要看G20如何搞定自己的内部问题。

可探索的领域包括停止提供国内农业补贴以惠较贫穷国家——正是这一点导致了多哈回合贸易谈判的破局;利用G20买家、消费者偏好和国内激励措施,以绿色和可持续的方式将全球供应链从中国转向非洲大陆;认识到非洲现在将作为一个AfCFTA整体进行贸易,并将美国的《非洲增长与机会法》(AGOA)欧盟的《除武器外一切都行》(EBA)等现有优惠贸易协定扩展至整个非洲大陆。这些都是日本可以在本周的G20峰会上鼓励的承诺。日本或许可以利用AfCFTA或中美贸易战的挑战作为出发点。

个别国家、企业和其他国际组织能做些什么?下几步是什么?

我们上述新颖的数据和分析只是第一步,还可以进行更深入的探索,也应该被G20和其他较富裕国家所效仿。同时,非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中,寻求改善或规划与更大参与者的新贸易关系的利益攸关方也应该效仿。的确,我们认为,没有这些详细的分析和数据,就不可能在这些问题上取得进展。

这就是为什么当在中国、G20峰会、世界贸易组织、非洲联盟和其他地区组织的贸易讨论正在加剧之时,在睿纳新,我们将继续与所有合作伙伴——在政策和个人商业层面——提供数据、案例研究和实际支持,最终帮助非洲以及其他地区实现可持续性发展和减贫目标。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exploring this data, all extracted from the UN’s COMTRADE, please let us know at media@developmentreimagined.com (a warning: it’s a large data set!).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验证码不清楚,请更换一张 captcha 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