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COVID-19,中国应该从2014年埃博拉援助中改进的四点

 In op-ed, 个人意见, 分析

2014年12月,在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中国军队医疗人员在弗里敦一家医院为一名患者进行治疗。来源:新华社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们看到很多中国人在非洲发起了大规模的援助活动,以帮助非洲抗击COVID-19。迄今为止,中国政府已向多个非洲国家发送了1.2万个检测包,并与20个非洲国家的卫生领域负责人举行了视频会议。中国亿万富翁、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还向54个非洲国家各送去了2万个测试包、10万个口罩和1000件防护服。

然而,这不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一次救援行动,也不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次。2014年,中国加入国际卫生队伍,共同应对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疫情。中国政府承诺拨款1.25亿美元左右给联合国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组织;派出近1500名医护人员;建造了一个有100个床位的治疗中心,以及一个生物安全实验室,每天进行40至60次测试;采用移动测试实验室,治疗了900位病人,并提供了额外的供应,包括救护车,医疗设备和西非地区的粮食援助。此外,该地区现有的中国医疗队(CMTs)培训了数千名当地卫生工作者和社区一级的社会动员人员,帮助他们采取预防埃博拉病毒的措施。总的来说,这次援助贡献巨大,而且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海外人道主义援助活动。

2014年12月,在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中国军队医疗人员在弗里敦一家医院为一名患者进行治疗。来源:新华社。

不过,中国在这次援助中也遭受了一些批评,例如,没有与其他发展伙伴协调应对埃博拉疫情。作为一家国际咨询公司,我们经常就如何提高发展合作效率向各组织提供建议。协调固然重要,但我们认为,还有其他一些更重要的建议可以让中国更有效地应对埃博拉疫情。现在这些问题尤其值得考虑,因为中国的利益相关者正计划为非洲国家迅速恶化的COVID-19疫情提供支持。

1.充分利用并加城市和村地区生系的能力

在2014年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许多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人抵制国际组织和本地政府主导的卫生措施,因为他们与外国人和他们的政府有过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例如,许多人认为,他们的政府通过与外国公司(如矿业公司)的交易来中饱私囊,而不是利用利润来提供社会服务。

2014年11月14日,弗里敦郊区昆托罗社区卫生中心,一名婴儿在医生例行检查时接种了疫苗。受埃博拉疫情打击的塞拉利昂面临着社会和经济灾难,自从该国毁灭性的内战以来取得的成果被埃博拉疫情摧毁。来源:FRANCISCO LEONG /法新社

在一些社区拒绝转介到埃博拉治疗中心(ETUS)、隐瞒受感染人员并阻止卫生团队进入之后,埃博拉应对工作者开始认识到培训和保护可信任的社区卫生工作者(CHWs)以及建设农村社区治疗中心作为埃博拉治疗中心本地替代方案的价值。此后,卫生措施的阻力逐渐减弱。

中国也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并调整了部分应对措施。例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考虑到文化背景不同,在其移动测试实验室测试尸体,看看是否可以在不传播疾病的情况下进行传统的埋葬,因为禁止传统埋葬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愤怒和抵制。

虽然上面的例子具体指的是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但它们也适用于COVID-19。在大多数非洲国家,农村地区与中央政府分离,这使得在大城市以外分配有限的卫生资源和实施卫生措施变得很困难。在许多国家,COVID-19已经从主要城市扩展到农村地区。因此,确保农村地区有训练有素的医务工作者是至关重要的。

此外,由于许多非洲人不信任他们的政府,利用受信任的公众人物,如宗教和传统领导人或流行明星,而不是政府官员来传播covid19预防措施,可以帮助落实在疫情期间所需要的社会行为改变,比如人与人之间需保持一定的距离。从一开始,这些信息就必须明确,并在全国范围内保持一致。

2.提供基本的医保障

非洲卫生系统普遍有资金和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为了克服COVID-19,现有的卫生资源都将用于抗击疫情,几乎没有剩余资源用于治疗与COVID-19无关的疾病。2014年埃博拉病毒爆发期间,超过1.1万人死于埃博拉病毒,但真实数字未知,因为还有数千人死于与埃博拉病毒无关的疾病,因为本已不足的卫生系统重点关注埃博拉病毒。

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中国没有关注这个问题。今年COVID-19在中国爆发期间,中国成功实行了分流诊治的卫生系统,因此应帮助非洲公共卫生官员在非洲实行类似的做法,并支持现有的卫生设施、中国运营的卫生设施和中国医疗队。

3.接触者追踪、检测和隔离

埃博拉病毒爆发后,非洲各国政府认识到,克服任何传染病爆发的关键是追踪接触者,以确保发现并隔离所有可能的病例。因此,向所有卫生设施提供检测设施也是必要的,否则送检样本会延误诊断,也无法及时将感染者与非感染者分开。这是中国最积极支持的埃博拉应对链的一部分,同样也能有效地支持抗击COVID-19,例如马云的捐赠。确保检测设施的质量也特别重要,因为COVID-19的症状很容易与肺炎等疾病相混淆。

检测设施以及隔离和治疗中心必须与常规卫生设施分开,以避免传播。为了节省时间和资源,现有的卫生设施、公共空间,如体育场和会议中心、帐篷医院等都可以改造成或直接用于检测、隔离和治疗场所。

在埃博拉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建造了一个单独的治疗中心,而在COVID-19爆发期间,武汉的公共场所迅速变成了治疗中心。鉴于COVID-19比埃博拉传染性强得多,而且在非洲的传播范围更广,中国应该利用其快速的建设能力,在非洲大陆各地建立足够的检测、隔离和治疗中心。最后,应在社交媒体、电视和广播节目上公布一份卫生设施清单,及它们的联系方式和提供的服务。

  1. COVID-19重的非洲国家提供经济支持和债务减免

传染病疫情影响经济增长和人民健康。非洲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大陆,许多非洲经济体的增长依赖于中国的大宗商品进出口。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的分析报告显示,非洲20个可能受COVID-19贸易变化影响最严重的经济体中,有14个是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

在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随着边境的关闭和整个地区的旅行禁令,西非也因旅游业和区域贸易的缺乏而遭受了巨大的经济冲击。作为回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受感染国家提供了1.3亿美元的紧急援助,而美国则提出免除1亿美元的债务,并将这笔钱再投资于医疗和其他社会服务。

 对于COVID-19,包括多边贷款机构在内的非洲最大贷款机构:美国、私营部门和中国,都应考虑采取类似的紧急和债务减免措施,以防止非洲最不发达国家进一步陷入贫困。这将帮助它们开辟财政空间,用于其它卫生和经济支持措施,帮助其人民避免陷入贫困。中国作为许多非洲国家的主要借款国,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可以巩固中国作为全球人道主义领袖的地位。

最后,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应对COVID-19已经开展,并将要开展的合作有效性,所有人,包括中国利益相关者,都应该把重点放在寻找提高非洲国家抗风险能力的长期解决方案上,而不仅仅是短期措施。例如,当中国经济复苏并继续向以消费和服务为基础的经济转型时,中国应该加快向非洲转移制造能力的进程,同时也要绿化投资,以便为非洲大陆创造更多的可持续发展机会。最终,这种长期的适应能力才最有价值。

本文于3月27日发表于The China Africa Project (中非项目),点击文末 “阅读原文”可查看原文链接。

Recommend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Contact Us

We're not around right now. But you can send us an email and we'll get back to you, asap.

验证码不清楚,请更换一张 captcha txt